第五章 油画和蛋胶画的底子

油画布

油画布这个词不涉及纺织品领域里的任何专门材料,但它适用于许多相对粗纤维的紧织材料。例如用作帆、帐篷、遮蓬等的材料。在绘画中,油画布这个词一般含有已涂过底子的织物的意思,立即可用;评论家们也常把这个词用来指已完成了的油画。

实际上,每一种紧织纺织品在某个时期一直被用作绘画作品的支撑物。雷根特(Legend)告诉我们,紧绷在木框上的亚麻织成的油画布首先用于宗教题材的绘画作品,人们抬着它串街行进,尤其在意大利。然而,古代人就已知道用布作绘画作品的支撑物。当美术家采用油画技术时,布就是一种用于油画的合乎逻辑的材料了。有了商用棉织品之后,偶尔也用棉的油画布如粗布、制帆蓬等的布及斜纹织物。但是他们比亚麻布差得很远;它们绷布紧,表面次,大多布吸胶料或者吸收底漆不好。只有较便宜的现成的美术家用的油画布是棉的。最好的材料是紧织的纯亚麻布,经纬线的重量和强度一样。亚麻和棉混合物可能比纯棉更糟;它们的不同吸水率和空气中的湿气的排放会引起张力的不同。黄麻的纤维会变得很易损坏,寿命短,不应使用。

亚麻油画布与棉油画布的区别在于它的天然亚麻颜色(棉布是白色或灰白色)和它的粗织法性质的效果,这种效果通过涂料曾继续存在——要求粗细织物都有这样的效果。精制的或质量号的棉的油画布呈现平尔轻薄的表面;真可称它谓麻布的仿制品。它的使用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才是有道理的,正当的,即完全为了经济,亚麻布供应短缺,或者供美术学校学生实习用和作素描用。在棉油画布上绘成的作品,把它挂在墙上,尤其是与亚麻油画布绘画作品并列展示时,通常瞥一眼就可把它认出来。

纯亚麻织物的价格贵对油画布制作者来说是一个主要问题,这促使他在亚麻布上提高涂底漆的质量,不要为了在涂层价格上的小区别尔降低油画布的价值。另一方面,虽然棉油画布售价便宜,但其底漆的质量也可能随着降低;因此一般棉油画布常常是全面低劣产品。

现成的油画布有在车间精制而成的优点,这种车间是连续生产,有好的设备,有技术工人操作,因此可以制造出没有缺点的稳定的产品。较好等级的油画布,它的底漆的吸收率和弹性恰到好处,而且被很好地压入亚麻织物里,用料最少。自制的产品也有其优点;可以根据美术家的永久、合适等标准单独挑选材料,不受某些考虑的影响。而商业生产必然要考虑的,例如储存和销售。

19世纪初,一种斜纹组织的平滑油画布广泛受欢迎,尤其用作肖像画。一些早期的杰出的美国画家的作品能被认出来,因为这些作品惯用一种特殊织法的油画布。使用手织机织成的粗的单股方格织物优于引进的机织紧密织物;有时这是一种空隙很大的织物,需要厚胶填塞。

有两种等级的精制美术家油画布出售:“上过一次底漆的”和“上过两次底漆的”,关于那一种更合需要的争论,似乎还未停止。“上过两次底漆的”更贵,更紧硬,所以大多数画家认为较好。然而,有些画家认为“上一次底漆的”更长寿,因为它更能适应情况(ps:复杂的环境),更柔韧;时常发现涂薄薄一层涂料的老油画布比厚涂层的柔韧得多,且很少龟裂。

给油画布上底漆 把亚麻布绷紧,用胶料把亚麻布浸透;干了以后,它会变得更紧密一点,不易折叠,不易起皱。有些细心得工人会先把它浸入水中,让它多一次收缩或变紧,然后再把它绷紧。

胶料被认为时绝对需要得。决布应让油性涂料直接接触纤维,否则,油画布会“腐坏”。即:实际上会变脆弱、易裂合易弄碎。几百年来,这已被美术家们所熟知,人们发现油画布上油性料得一些最早实例就时用水胶彻底刷过的。

当胶料干了以后,用画笔涂上一层均匀的白底漆,涂的尽可能薄;有时,画家会用刮墙刀把涂两层底漆的第一涂层轻轻地刮一遍,以确保图层很薄。

高质量的底漆可用一磅稠的油白铅与3液量盎司松节油混合制成。(arvin注:只是较为远古的作法,当代已经不再使用,因为多国已禁“铅”,铅具有催化剂作用,如果发现早期油画内含有,或者已使用,可用牛奶或者,含“钙”的物体来对抗)——这种底漆没有惯用的房屋涂料的自由流动的稠度,很好使用,可以刷得均匀一致。靠手(arvin注:这里不知是翻译问题,还是原文就是这样,个人理解更好得方式是“手臂”)得动作来回刷,向所有方向刷,最后用直笔拉长刷,使表面光滑,刷的时候要与布织物条纹绝对一致,以便不显露刷的痕迹。3天左右就干了。干后用沙纸轻轻地擦,目的是擦掉油画布上变硬的微毛,而不损害图层。用手心摸以下,没有擦过的地方马上能觉察出表面的不同。然后再涂第二层,做法完全相同,让它干后,这就完工了。

白铅合铅白对颜料“碱式碳酸铅”来说是不同的名字;它们有时被用来叙述不同的产品,例如,再软管里铅白作为油性颜料,白铅对底漆来说作为油底子。因而,考虑到它们的不同用途,在不同配方的基础上把它们混合起来了。

作为颜料的软管装铅白石较稀的,含更多的油,所以实际上立即可以使用,也可以再稀一点。白铅,作为罐装的厚糊状物,只宜用作底漆用。当前,市场上缺乏糊状白铅。不宜推荐把铅白作底漆之用(下一节加以解释)。有些糊状白铅制造商最近已表示油兴趣再制造这种混合产品供应市场。

商业涂料商店的油性白铅(“荷兰男孩”牌或同等好质量牌子的)很适合作这种用途,但是不要把它用作最后的图层,因为作这种用途还不够好。再它变干期间,必须把它暴露再日光下,以避免过分变黄。假如再这样的底漆里加亚麻籽油,那么会使颜料变成能自由流动的稠度。这种类型的油画布制成之后立即能用。但有关当局建议把它放置1至6个月——不过从未经过科学地严格试验定下具体的日子。

附加油也可能使表面不太吸收合太柔软光泽。松节油太多会导致吸收性,多空结构以及缺乏坚韧合耐久性。上述配方标明会产生合乎需要的一般半无光泽、稍有吸收性的表面。对处理白铅要特别谨慎,如果按照正常清洁办法行事,这是不危险的,任何鬃毛排笔都可使用。

许多现代精制的油画布是用钛合锌制作的,但是这些上过油的优等油画布对少量消费者是不供应的。它们的唯一优点是雪白颜色;从结构来讲,白铅是优质。根据锌和钛再房屋涂料中所起作用,它们的各种混合物仍再使用着,幅度各自从40%至60%。特别注意第二章中的白颜料一节关于不同白色的性质。锌和钛干后结成的薄膜比白铅产生的薄膜易碎得多。

如果需要另加粗糙的东西,那么可以把一种粗糙的惰性加强颜料加硅石或浮石研磨到涂料中,比例可高达10%。作底漆用的,不要把干颜料与油混合;这些干颜料要经过研磨,但不需要磨得过细,不过要磨到足以保证每个微粒能弄湿和涂料薄膜一致。如果使用不同结果的多层涂层,那么,总是先涂较粗的一层较好,弹性较大的一层最后涂,这是绝对必要的。大多数商用底漆加一点略带灰色的东西,目的是克服底漆变黄的倾向。

通常喜用的胶料是兽皮动物胶。按照第五章中“石膏的准备”中所介绍的程序加以溶解,但要用水稀释,使得它谅后结成最稀的糊状物。为此,有人建议使用酪蛋白,因为当它干后,比胶或动物胶抗水得多。但是因为酪蛋白太容易碎,比较越(起)来,胶就优越得多。使用甲醛可以大大增加上述两种情况的抗湿能力。待胶或酪蛋白胶料干了之后,可用4%的甲醛溶液喷洒或刷在油画布的两面。

胶料不是一种图层;它是一种渗入液,用来填塞细孔,隔离涂层,或使表面适于接受涂层;它不易结成连续的平的薄膜。这是一个重要区别,人们总是不明白这一点。由于胶有各种各样,难以提出一个严格的可以衡量的或侧量的公式,但是大约11/2 盎司的兔皮胶加入一夸脱的水比较合适。其凝胶体有苹果酱的稠度。

把油直接用于亚麻布肯定会对油画产生腐坏影响,但它不会比动物胶或酪蛋白结成的厚涂膜层对油画产生的腐坏影响更严重(油画通常是经得起防腐处理的)。例如有时发现下面一层是油底子,特别在十八世纪油画作品中。没用用颜料增加稠度的动物胶,或者没有用淀粉或糊精增加稠度的动物胶,涂成相当厚的连结薄膜是很不稳定的,尤其在基层油性涂料的下面,更不稳定。由于它的不断吸收和排出空气中的湿气而引起的运动常导致整个画的完全和严重的积垢脱落,发生这种情况只能用变换涂料薄膜和去掉胶料的办法来修补,这是最精确和最需精心完成的恢复技巧之一。

如同在别处已评述过的,亚麻籽油不是一种强胶粘剂,应让油底子的薄膜粘在油画布的空隙间,这种作用不是化学作用,而是与油底子的机械联结。 第十四章“画的保护”中讨论的油画分析和类似事情可能与此有联系。

底漆不仅仅是支撑物上涂料的第一图层;为了绘画作品的永久保存,不应省掉底漆而支撑物上直接绘画。底漆除了必须是白色、结构一致、有吸色性等外,它在支撑物和绘画层之间还起中间结构层作用。

有些人建议在油画布上涂一种植物纤维素物质的溶液,它们的理论根据是:这种纤维素不腐烂油画布,不吸收和排出空气中的湿气,从化学上来讲,它与纤维是同类物质。对这个建议,我的意见是谨慎对待,使用这种材料应十分小心,把它稀释到仅仅糊住纤维的孔隙,而不是一层实际的薄膜,而这样的薄膜会对油性涂料产生一种颇不稳定的结合力。可以把任何一红植物纤维物质的纯溶液或焦木素漆与任何一种合适的溶液一起使用。由于目前程序新奇及其实验性质,最好在油画布背后做上一个永久性的结合标志。这些材料产生的薄膜与通常的绘画材料所产生的薄膜,在结构和性质上完全不同;这种特征可能比它们在结构上与纺织纤维有关的意义更大。从起作用的观点来讲,胶质胶料不怎么合乎需要;它的唯一缺点是不完全坑湿,或者说它从大气中吸收水分的吸湿性不完全合乎需要,用甲醛在油画布背面鞣制或用卡片纸板保护后面的办法能在很大程度上克服这个缺点。

有时环境需要把已完成的画卷起来,但还是不把它们卷起来好。如果不可避免,那么应把它们卷成圆筒形,直径大到合适的程度。一定要把油画布的图层面向外卷;向外卷产生的张力比把涂层面向内卷引起的压力所造成的伤害要小;当画不卷时,张力减轻,爆裂的危险比向里卷受压时减少。把纸放在画面上,一般说来,不是一个好办法。由于紧粘而引起的危险可能比摩擦油画布而引起的危险更大。油画布上的石膏或半石膏底子一被卷起马上就裂。

保护不摊开的画,尤其是老画的较好办法是把画面朝下用图钉揪在墙板上,把它们放平。为了搬运,可以另盖一块墙板,用细绳捆牢。

质量好的现代亚麻油画布应予以保护;最好的商号显然已从过去几代油画布制造者的经验中得到好处,他们可能有使用极薄或极轻的油画布的例外。绷在内框上的老油画布的四周边缘的底漆溃散是通病。时常发现绘在精制亚麻油画布上的19世纪初英国和美国的油画,在正常环境下存放一百多年之后,未受损坏,但是,其中绝大部分在经过75年至100年,作品的边缘需要重新上漆,即使画面未受损坏,仍需要给抹上底漆保护的油画布的折叠和边缘地方重新上漆。幸存下来的、有价值的18世纪的画,布经修补处理而未受损的极少。

在幸存的质量好的画中,布显然是最大的弱点;但是,如前面提到的许多优点:在油画布上的画要比画在其他支撑物上的画更好修复或保存,亚麻布保持第一选择的地位,它一向被作为一种支撑材料普遍使用。大多数画家在油画板上使用油底了,他们这样做,因为他们宁可要平滑的、无明显织物结构的表面,而布愿意要坚硬的表面带来的任何优点。

油画布上的石膏底子 由于我们缺乏完整的科学数据,我布愿在这个问题上固执已见,但我极力推荐:画框上的油画布只应用于油性底子的油画,聚合物底子上作聚合物画,以及古典或热腊型腊画。油画布原先是作为油画支撑物发展起来的。我已发现,如果把石膏底子,乳胶底子,蛋胶合酪蛋白涂料和其它弹性差的涂料用到油画布上,会产生许多不好的结果。有时把某些先进的或复杂的“混合技巧”用到油画布上,即把油画与加少量油色蛋(egg-in-oil)蛋胶媒介结合起来,但是这种技巧一般颇受大学生们欢迎。他们已往的经验是,酪蛋白、树胶水彩画以及其他水粘合剂颜料的弹性不够,经受不住油画布能经受住的震动,经受不住从油画布背面渗入的潮湿。


文字摘录自:《美术家手册》1990年12月第1版,1992年5月第2次 印刷。
ISBN 7-80582-110-0/J-102 pp.257~263

图文无关;读书札记摘录,未校队是否与原文完全相符,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