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消费时代》摘录

arvin:以下仅表个人观后感,仅供参考。

1.书中第17页,写到4个消费社会是多层重叠存在的,即共存。那么“第4消费时代”可理解为“第4类消费”更好。作者三浦展[日]书中,强调其消费的时间顺序,以众为主体进行论证。但如将众拆分为人人,个人消费,4个消费,极有可能在不同时间内,同存于一个个体上。

2.所谓共享、同享。极有可能是一种“乌托邦”式的存在,或者是一种自我安慰式的生存方式。作者在论述中,陷入了自我的理想生活中,但以上帝视角去观察众,而非从众的视觉去理解众。所谓的共享,同享,可以称为一种方式。只是这种方式,是被动发生的,还是主动获得的,这是一个很难下定论的东西。我个人持一种略悲观的态度,偏向理解为被动的接受,而非进化的趋势。

3.切勿将其看作是一个时间线的发展,将不同国家代入其中。多层重叠存在,只是众的数量少与多的问题。

4.书中采访的各人物论述十分精彩,尤其卷末的特别采访,无印良品,辻井乔氏,十分有趣。

5.书中对第1~3的消费总结论述,极具参考价值。但对第四消费谈论,个人持怀疑态度。

6. 2014年11月首次印刷,2018年有幸阅该书,或许许多东西已经被验证,如:共享单车,SNS性网络服务等。但这些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又带来了我们新的思考,时间也会促使他们完善。

有幸阅读,感谢译者和作者的分享。


P.17

为慎重起见需要说明的是,时代虽然从第一消费社会变迁至第四消费社会,但并不是说,到了第四消费社会时期,第三消费社会的特征就完全消失了。即使是到了第四消费社会,第三消费,还有第一,第二消费社会的特征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也就是说,从第一到第四消费社会的每个时期的特征,在第四消费社会中是多层重叠存在的。

 

P.38

根据《穿越》1983年4月刊中所载文章《二元化价值标准与“创费”市场结构》,商品首先得是“生存所需得必要商品”(最低限度是衣食住),其次是“参与社会生活所需得必要商品”(流行、名牌、皮草等),第四是“自我启蒙及充实内心得商品”(兴趣、读书、艺术等),创费则是购买第四类商品,而很多时候,这种将商品分为四个阶段的方法,与本书所描述的第一只第四消费社会异曲同工。

在此意义上,创费与第四消费社会的“共费”大同小异,或许可以说都体现了“作为确立的个人与他人之间的共同工作的消费”这一方面,下一章将继续探讨。

 

pp.66-67

(藤冈)“感性欲求的提高,指的是对目前拥有的不满足,对和大家都一样的不满意,所以从想要新的东西的方面来说,还是可以创造出无止境的需求。”前面讲过的第三消费社会崇尚名牌、由量到质的转换,“从猛烈到美”的转换,都说明消费者购物时不仅考虑东西的功能、性能,而且还会根据其象征的价值和自身的心情来选择。

……

《金魂卷》

但是,消费行动由于收入增加和感性需求而多样化,消费方式就成了显示断层差距的东西。最初揭示这一原理的,既不是社会学家也不是经济学家,而是插图画家渡边和博的《金魂卷》(1984年)。该书将31种职业的人物分为“金”和“ビ”,用插图进行解说,是名留(流,ps:可能是书中的错别字)阶层论史的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书籍。作者在前言种写道:“金”的优点是家有余钱感觉幸福,所以他们总是浅浅地微笑,故而他们看起来面貌和善,为他人所喜爱,与其他众多同属于‘金’的人同心协力,进一步巩固了‘金’的地位; 另一方面,“ビ”的缺点就在于他们太想成为‘金’了。他们想要高级速溶咖啡、美黑沙龙、原宿竹下街家庭手工业生产的川久保玲,而这些又反过来击碎了“ビ”的憧憬。” “‘金’的商品到哪里都能见到,于是“ビ”想方设法苦苦追求,却越来越滑向通往“ビ”的道路上。此外,“非常棘手的是一旦踏上了‘金’或者“ビ”的道路,一切就很难改变了。”

 

pp.87-88

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想成为什么、自己去整合这些欲求的感觉就是了解自我或者说自我存在的感觉。就像因为喜欢音乐所以做和音乐相关的工作一样,如果欲求得以整合,就可以规划自己的人生。可以说这就是确立自我认同的感觉。

另一方面,无法了解自我指的是无法依靠自己来整合自己的欲求。在整合的时候,自己的欲求大多没有来龙去脉,只是突然出现的。这些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欲求还尚不明确,了解自我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为时已晚的是自己已经不再是整合之后的“自己(自我认同)”了。在内部唯一的能够确认的自己并不存在。这正是“多重自我”,它使我们无法了解自己。

 

p。.93

但是,信息不同于物质,只是独占它,保藏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如果不能向他人传播信息,和他人共享信息,那么也就无法体会到拥有信息的乐趣。只是像推积金条一样收集信息,那样的信息是无法产生价值的。或者像故事里讲的那样,把信息像金子一样装在罐子里,埋到土里藏起来,也是无法带来任何乐趣的。

这就是信息和物质之间的一个有趣的差异。因此,在信息社会的不断发展中,人们更倾向于通过交换信息这一行为本身来获得快乐,而不是在持有信息这一点尚陷入自我满足。即使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只要发在脸书(Facebook)上,也会有人点赞;还能从素未谋面的人那里收到生日祝福。从广义上来说,人们可以轻易地进行利他行为。

 

p.101

然而,这对零售业来说,却是一个大问题。如果这3000人都聚集在涩谷的某个百货商场里,那么其中也许会有1000个人左右顺便在商场里买些什么回去。但现在,这些人却以30个人左右为一个单位,分散在东京的各处。如此下来,买卖也就做不成了。

通过,推特和脸书,消费者从集中一处变为分散到多处。……

 

p.125

(广井良典的理论) 但是在第四消费社会中,或者按照广井的说法在“定常化社会”里,近代化这一概念被相对化了。现在不一定就要比过去好,过去也有过去的好处。因此,与时间轴相比,空间轴变得更为重要。也就是说,在崇尚近代化的思维下曾被认为是落后地区的各个地方,其文化的固有价值重新得到了重视。

 

p.132

分散着的相互联系的个人

如上所述,第四消费社会中,在回归日本的意识之上,还有回归地方的意识的作用,因而必然会产生反集中、分散的意识。随着全球化,千人一面的商品行销全世界,而与此同时,可以说尽管如此,却又正因如此,使得在这个时代中,各个地方独有的东西反而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欢迎。

 

p.140

可以说,物质欲望带来的满足感仅建立在其未得到满足的阶段,一旦这种欲望得到了实现,那么在这一瞬间,满足感就会马上消失,人们就被这种极端讽刺的机制玩弄于股掌之中。那么,人们对此又是怎么想的呢?那就是,以“消耗某种物品”为目的进行“物质上的消费”的同时,却又尽可能地延长消费的过程。

 

p.203

我们于是想到了一种方案,即使空荡的停车场恢复成原来的空地,此方案或许能够改变城区的面貌。如果这些停车场变回为空地,居住环境将会得到进一步改善,越来越多的人会愿意生活在城区。随着有利于育儿以及年轻夫妇生活的条件的产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试图把城区里的空店铺改造为住宅。

 

p.209

(无印良品,辻井乔氏)没错。人们都能意识到,商品的价值在于专家的亲手制作。然而,明治时期以后的日本却没有这种意识。“奢华”在当时的日本政府的眼里就是“天敌”。所以在明治四十一年的《戊申诏书》上写着这样一段话:“虽然陶醉于日俄战争胜利之喜中,但是只有质朴刚健才是我们的国策。” 后来,山本权兵卫在关东大地震之后借用大正天皇的名字,说了这样一句话:“过去的轻浮才是日本最致命的过错。” 过了若干年之后,石原慎太郎说“这是天诛”。我当时正听着石原阁下的天诛言论,觉得日本明治时期的那种情感仍在持续,为何不能从商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我对此感到十分遗憾。

 

p.224

虽然多少涉及了住宅方面的内容,但没有提到家族,性别与消费社会之间的关系。男女的恋爱、婚姻等都是消费社会中重要消费活动之一,但在本书中几乎没有提到。


文字摘录自:《第四消费时代》 ,ISBN: 9787506077293。

图文无关;读书札记摘录,未校队是否与原文完全相符,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