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参观美术馆》摘录

《如何参观美术馆》摘录


进入展厅之后,你就只能靠自己了。因为馆(官)方默认,艺术欣赏是不言自明的,无须在旁解释。

 

2000年的双年展是一座分水岭,中国艺术家的作品,首次与国际主流艺术家的作品一同展览。而两年之后,这种新的展览模式,终于在无数充满好奇心的民众心中扎下了根。

 

开幕式这种仪式原本是为了颂扬那些艺术品,到头来却被破坏了欣赏它们的环境。

 

那么,20世纪后半叶,则见证了艺术创作与传播的双重转变:艺术开始效仿工业模式、占据工业空间。

 

美术馆里不再安静得让人害怕,人们也不再像我小时候参观美术馆或者全家每周去做礼拜时见到的那样,只敢尴尬地悄声耳语,或者胆怯地瞄一眼就走。

 

“教育服务”,鼓励观众主动参与,强调其公共性和公益性,旨在提升普通观众的审美趣味和审美水平。

 

美术馆也不只是策展人呈现艺术作品、表达学术观点的权威场所,而应当是普通观众能够自主学习、体验和休憩的自由空间。

 

而且,更糟糕的是,白立方现在似乎被视为了展示艺术的唯一方式。

 

通过讲解背景故事、交谈、表演、开派对等方式,都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和欣赏艺术,可美术馆洁净的墙壁和安静的环境,会令这些行为显得不合时宜。

 

他们进了美术馆,希望或者期待的是一次不虚此行的经历。

 

要想真正有所收获,你需要通过理解作品,被作品感动,才能与艺术之间产生一种更私密的联系。

 

警卫门不但需要警察般的警惕机敏,还得有幼儿园老师般的同理心。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艺术自身从各个方面都在不断革新——变得更加多样化,更复杂,也比从前更怪诞荒唐了——但是展示艺术的方式,仍然是以前那种单调乏味的极简抽象派艺术风格。

 

画家杰克逊·勃洛克(Jackson Pollock)和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以前都曾当过美术馆的警卫;

 

美术馆腿:【名词】指在美术馆中长时间缓慢行走,间或间站着不动而导致的双腿疼痛。类似于“商场脚”。例句:在欧洲古代大师们的作品前走走停停三个小时后,我的美术馆腿酸痛的要命。

 

雪上加霜的是,美术馆里可供休息的座椅通常也很少。

 

多休息,不要贪多,别想一口吃成个胖子,不时坐下来歇歇,多喝水,记得吃东西。艺术会给你带来超凡的刺激,但你也需要一段恢复期。

 

小说家马赛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曾写道:“真正的发现之旅,不在于寻找新的风景,而在于形成新的视野。”

 

风景画几乎都经过了理想化的处理,它们是对现实不同程度的复制,甚至完全出自于想象。

 

风景画家站在历史的某个点上,他精心描摹的每一颗树、每一块石头、每一只动物,都反映出当时的主流美学观念。……风景画所承载的是其所属时代的理想典范,……

 

现在哲学家认为,视觉是你的双眼激发的感觉,如果没有眼睛看,就没有视觉。

 

看别人欣赏艺术,和自己欣赏艺术一样令人兴奋。

 

艺术并不是挂在墙上的物件,只有在这些物件和观众面对面时,艺术才会发生。

 

比起那些一开始令人震惊,或是靠做表面文章抓人眼球的作品,那些初看感觉平平,却回味无穷,渐渐令人惊叹的作品,从长远来看会为我们带来更大的收获。

 

好的艺术,引发的反应通常是这样的:{嗯?哇!}。反之,拙劣的艺术引发的反应则是:{哇!嗯?}……

 

画框也会影响你对框中画作的认知。它们可以强化你的视觉体验。

 

定义也相当于创造了一个舒适区。一旦作品的含义太过含糊,不符合一个人的品味时,就会引发很多不安。

 

很显然,要想建立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名作的标准,即便不是完全不可能,也是无比困难的。

 

小说家 乔伊斯·卡里(Joyce Cary)。他写道:“没有两百年以上的历史,一件作品就谈不上名作。一幅画就像一棵树或者一座教堂,你得让它自己慢慢生长,最终成为名作。”

 

艺术家安妮·里希特(Anne Richter)曾说过:“邂逅名作时,你会意识到这一点,因为它将会陪伴你一生,就好像一块粘在脑中的口香糖。”

 

要对付美术馆里遍地都是不懂装懂的人,孩子是完美的解药。他们真诚又无畏,可以让最古板的艺术投资人也放松下来。

 

员工推荐是某种形式的背书,充满热情、幽默和洞见。它们让书店变得更有人情味,……

 

几个世纪以前,触摸艺术品是常有之事,并且被认为是充分欣赏艺术之美的重要手段。但今天的美术馆,几乎已经完全禁止了这类触摸体验。

 

“如果能用语言表达,我也没必要画画了。”艺术家 爱德华·德普(Edward Hopper)精确地表述了他的观点:……

 

既抽象又没有名字的艺术品,会让很多观众敬而远之。

 

不过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你随后会意识到,很多艺术家,包括安迪·沃霍尔和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常把他人的摄影作品作为自己的创作素材去。

 

……拍照是亲近艺术,参与艺术的一种方式,释放着我们内心的激动之情与参与感。拍一张巧妙的照片,可以与艺术产生更有意义的互动。

 

……,只要捕捉到了正确的表情,并在合适的灯光下欣赏,任何人的脸都会显得很美。

 

可以展示出模特性格和情绪本质。

 

(肖像画)而是将其视为测试和培养自己艺术风格的过程。

 

……或者 杰克逊·波洛克的现代绘画蕴含的令人眩晕的能量。

 

美术导览员的目标,就是让我们放松下来,鼓励我们构建其自身对艺术的理解。

 

我们在它们(作品)身上所花的时间,却只有九秒钟。就连欣赏《蒙娜丽莎》的平均时间是十五秒。

 

我们常常会花很多时间去欣赏艺术,却只投入很少时间去消化它们。

 

坐着的时候,我们通常能观察得更仔细。

 

策展人通常更关注如何呈现艺术,而不是如何为观众服务。

 

了解艺术家的创作思路、犹豫和彷徨、对作品的设想、个人哲学和人生经历,对于理解作品本身至关重要。

 

画家罗伯特·盖恩(Rovert Genn)曾经说过:“风景画源自那些转瞬即逝的印象或记忆,静物画则来自形式和图案给人的感官享受。”

 

静物画的一个特点是,它们都试图以最有创意的方式将是色彩、形状和质地结合起来,形成一种给人以感官愉悦的构图。

 

比如,在寒冷、多云的阴天中欣赏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画真是在适合不过了。


文字摘录自:《如何参观美术馆:资深艺术顾问给艺术爱好者的32条参观指南》   ISBN: 9787550284043

图文无关;读书札记摘录,未校队是否与原文完全相符,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