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蛙剑士.

第一章:青蛙剑士

 

青蛙的名字叫索旺,生活在沼泽要塞。

这里是一个潮湿的人类驻兵地。

青蛙索旺拥有人类外形后,几乎每天和要塞的卫兵们混在一起。在卫兵眼中他是一个大号的沙包,虽然青蛙很敏捷,但青蛙却很少能战胜强壮的卫兵。

 

街坊相传,孤独的杜宾犬要来到沼泽要塞。

这些天,卫兵们都寝食难安。深夜时分,他们会在巷子的深处花天酒地,夜夜笙歌。

 

雨水洒路,最后一丝太阳光线刚刚熄灭;

陌生的黑袍士兵开始在街道上穿行。

 

沼泽要塞的城门大开。

卫兵们在低矮的城墙上屏住呼吸,默默的看着这些陌生的黑袍士兵们。坊间不断的传出尖叫声和哭泣声。

大声的叫喊着,大声的叫喊着,撕心裂肺的叫喊着,但却无法被邻里听清。

 

哭泣停止了,一切又回归了平静,只能听见缓缓的脚步声和缓缓的雨声。

雨夜如此安静,月光如此皎洁。

 

 

第二天,坊间如往日一样,只是人们不再大声喧哗。

“他们要的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只是一个女人吗?”

两名老卫兵摘下了头盔,瘫坐在城墙下,不断的低声交谈着。

 

警钟声,打破了这场虚假的宁静。

全部卫兵匆匆忙忙的赶到了自己的岗位上。要塞的正对岸,一整队的黑袍士兵,在整齐的,缓缓的靠近着。

战鼓声敲响了,城门此时也关闭了。不断的有卫兵往城门的入口处搬运预先准备好的巨大石块,作为阻隔的障碍。

 

开始了,也结束了。战斗仅仅持续了一个时辰,更多的是黑袍士兵的搜捕与追杀。

 

 

青蛙的头部外貌异于常人,又没有携带武器,在慌乱之中从西门逃出了要塞外。

青蛙想起了原来的日子,并不满意。因为常常被人欺负,卫兵们以战胜他为荣。

 

青蛙在沼泽要塞附近的深林里安定了下来,决定夏日时再返回要塞。

度过了前期的种种不适,森林中的日子依旧舒适。只是每日三餐会让青蛙忙得狠。

 

谷雨,深林之中充满了欢乐的气氛,一切欣欣向荣。

破晓时,青蛙一个人坐在凹塘旁,静静的发呆。他觉得自己很孤单,绿意盎然的深林里,他不想和任何动物聊天。他开始拼命的在深林里搜寻着,搜寻人类的踪迹。希望有人类也在这深林里。

 

直至深夜,青蛙也没有停歇。

月光洋洋洒洒的洒落在高大的树林间,叶片被阵阵徐风吹过,发出有节奏的沙沙声。

青蛙的孤单感更加强烈,他迫切着想要见到一个人类。无论这个人类是老,是少,是男,是女,他只是想要看到人类。

 

不远处就是沼泽要塞了。

这时青蛙加快了脚步向要塞冲去。

 

要塞已没有了往日的模样,破败不堪。

城门并没有损坏,依旧敞开着,只是要塞里没有了往日的人类,显得比黑暗中的森林更加恐怖。

 

青蛙害怕极了,慌忙的找到了原来的住所。见一切如往日无二,也便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等待明日的阳光。

 

确实,确实这个要塞里没有人类。

上午,昏昏沉沉的青蛙醒来,在空空的街道上,一时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也没有大声的呼喊,继续搜索着人类的踪迹。

 

确实,确实这个要塞里没有任何人类。

思索了片刻,青蛙决定沿着河道,去寻找一个和沼泽要塞一样的地方,于是向北走去。

 

路上人烟罕至,偶尔会看到河边烧火的痕迹。

离开沼泽要塞后,发现沼泽要塞的天空也不是那么差。记忆里欺负过自己的伙伴,恨已化成了甜蜜的微笑。

 

“如果河流不能使我找到新的要塞,那我又何必走到河的尽头呢?”

长时间的旅途奔波使青蛙越来越虚弱,他觉得自己沿河走的决定是错误的。

于是,又向着东南方向的市集走去。

记忆里,沼泽要塞的许多东西,都是从那个市集运输过来的。有市集,就会有人类。

 

广韵湖

青蛙索旺来到了广韵湖。这是一个低洼的正圆形湖泊,环湖一周,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生物,大家都安居于此。相传此湖泊,并非历史悠久,而是在几年前才刚刚被人类所发现。

 

青蛙在这里显得并不是很特殊。

初来乍到,青蛙以替人类搬运货物以获得贝壳币。每日赚取的贝壳币很少,维持生存依旧艰难。不过开心的是,这里充满了人类。

“你应该小心些,这里的人会把你抓起来,吃掉的。”

“为什么?”

“你可以产生魔法,是他们喜欢的。”

“其他的精灵也会被吃掉吗?”

“也会的,只是吃的方法不同。无论植物精灵还是动物精灵,常常会失踪。能被大家所欣赏和保护的,都是为他们服务的。”

“可是街上,有很多啊!甚至还有精怪啊!人类自己也会魔法啊!”

“还是小心点的好,一起吃午餐,这里的湖鱼,很好吃,……”

作为搬运货物的主管,人类老者时常会提醒青蛙要提高警惕。

 

没过多久,艰辛的搬运生活使得青蛙劳累不堪。而人类老者还是一如往日,做好自己的每一份差事。

青蛙在广韵湖居住的这段时间,搜集了不少魔法相关的书籍和文章碎片。

 

大暑后,许多雇佣兵团开始招募,待遇十分丰厚。

职业剑士,更是福利甚好。

不过应征的条件,也相对苛刻,只征收有剑术基础的人,还要有实战经验,而对年龄也有限制,要求必须超过30岁。

青蛙年纪轻轻,好在没有人类的面孔,招募者无法判断。

于是,青蛙谎报了自己的年龄和剑术基础,竟也被小的雇佣兵团所招募。

不过待遇就不怎么好了,无法和有名的雇佣兵团相比。

 

青蛙所在的剑士团,由一位名叫古页的人类剑士所带领,团队不足10人,驻扎于广韵湖北,

受职于申目组织。平日很少劳作,大部分时间是团队里几名算不上剑士的剑士和古页老者交流魔法技能和剑术。

 

古页老者,原为申目组织领主的好朋友,两人相识于孩童,后来又在南岸学习法术,周游禾日岛,对法术极为痴迷。

 

古页老者是没有魔法的,他所精通的是如何将魔法运用于现实,变为法术。所以对青蛙很是喜欢,同样也把青蛙当成了自己的实验对象。

 

青蛙通过搬运货物时获得的信息,用近期攒下的贝壳币买了一支精致的蓝羽毛笔,送给了古页老者。以表达自己对古页老者的敬仰和感谢。

 

“如果你想要使用法术,必须要将你的魔法简单些。”

在交流魔法的过程中,古页与青蛙发生了争吵,古页高傲的诉说着自己对法术的看法。

 

 

立秋,任务开始繁忙起来。

申目组织,主要以保卫为职责。剑士团通常被分配到一级保卫团的后面,平时更多的是统筹和保卫将领,小农田主的工作。由于都是轻甲兵,剑士团运用起来十分灵活。

古页老者对统筹工作并不是十分优秀,劳苦了手下的几名杂鱼剑士。

 

几次保卫战下来,虽外敌没有突破一级保卫团的防线,但后方的物资消耗,早已被殆尽。人员也已经更换了两三批。

 

“这个田,守不了啦,你要和古页老师一起在这边战斗吗?”

“毅哥已经成家了,半个月前就跑了,你不知道吗?。”

“新来的剑士,是返征的大剑士,我们这群杂鱼成为大剑士没戏了。”

“新来的帅小伙,才是大剑士的培养对象,雇佣费就比咱们高出一倍”

青蛙在旁边,低着头静静的听着同批的剑士们在讨论。

 

一级保卫团溃败,已经收好的粮草集中撤离。

 

领主与返征的大剑士,古页,帅小伙,一一交谈后,便扬长而去。

古页,发给了每名剑士一把大剑,和残留下来的重装保卫兵以迎接战斗。

 

青蛙双手接到大剑后,如获至宝。欢喜多时,才发现自己根本举不起来。所学到的法术也根本施展不了,只能将其杵在地上。

 

追兵赶到后,并没有交谈。直接开始了肉搏战。

 

根本没有人使用法术,也没有魔法。

 

古页这边最优秀的是一名跟随了古页两年,使用宽剑的男子,此男子体力健壮,对硕大的宽剑运用自如,仿佛这段时间一直运用于此剑。

 

然后是古页,谁也想不到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挥舞大剑,宛如柳枝,步伐稳健。一个人站在路中央仿佛一面墙一样。

这两人用大剑,支撑起了一面屏障,斩敌无数。

 

返征的大剑士和青蛙却达成了共识,在边边角角,躲躲藏藏。因为他们两个都拿不起大剑。只能自卫式的迎敌。

 

新来的帅小伙,虽能运用大剑,但也是躲躲闪闪,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帅气。

 

追兵,受到了一些阻拦,慢了下来,随后便撤离了。

 

侥幸能活下来的古页,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在战损的士兵上翻找着什么。

其他的幸存者也一样。

 

大家都没有开口说些什么,都在翻找着自己需要的东西,然后向不同的方向独自离去。

 

青蛙满脸狼狈,用占满红色液体的双手,拾起了杵在地上许久的大剑,这一刻大剑仿佛不再那么沉重。

青蛙拖着它,向沼泽要塞的方向走去。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