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柯布与路康交汇的点,从达卡建筑史诗到阿格拉凄美传说「印度西游行纪 一」

你对我微笑着,沉默不语,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候了很久。

—— 泰戈尔(Rabindranath Tagore)

印度,古代称之为“天竺”唐僧取经之去处,必有真理。充满了神秘与传说;印度古代有绚烂的建筑留存,规模恢弘,细节精美;当代有宝莱坞电影,热烈歌舞背后不乏各路主题深入心灵。
对我而言,要了解世界现代建筑,就要先了解柯布西耶,要了解柯布西耶,一定要到印度。
这里有柯布西耶与路康的规划与建筑群,关于现代建筑大师是如何在这样一个传统文明国度实现了自己最完整的现代理论实践,我难免困惑,想去看个究竟,并了解其中过程。
于是,我向往印度,很久以来。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候了很久。
但是,从未想过能够在这里行走一整个月,这一个月里,我就像第一次踏进一个华丽纷繁的戏院,面对一场场感受的盛宴,无不诚惶诚恐,生怕遗落任何精彩的章节,即便这样,我对印度的了解仍是停留在肤浅,但也足以颠覆我以往对于印度的认识。
印度,终究是那曾经不敢触及,却又魂牵梦绕的天竺。
值得。

2020年1月底,踏上印度行程后,国内的新型肺炎病毒正快速传播,武汉以封城决断应对,全国范围阴影笼罩,在印度每天关注国内疫情,政府一再延长春节假期,故可在印度停留一个月。整理这份资料时,国内疫情在各方努力下,已经明显好转,心情才摆脱一直以来的沉重,坚信“风雨定能送春归”人类的前途终究会一片光明。

2020年4月


当一座建筑不再使用,它就成了废墟,复现诞生之初的奇观。
在藤蔓缠绕与荒草丛生中,建筑再一次抵达精神的崇高之巅。
此刻,它挣脱一切奴役。
—— 路易斯•康(Louis I. Kahn)

(一)从达卡建筑史诗到阿格拉凄美传说

孟加拉国 达卡(Dhaka)

国民议会大厦
(National Assembly Building of Bangladesh)
地址:Bijoy Sharani Tejgaon,Dhaka City 1215,Bangladesh
开放时间:
周四-周二 10:00 – 18:30

印度北方邦 阿格拉(Agra)

泰姬玛哈陵(Taj Mahal)
地址:Dharmapuri, Forest Colony, Tajganj, Agra, Uttar Pradesh 282001 India

月亮公园(Mehtab Bagh)
地址:Nagla Devjit, Etmadpur, Agra, India
开放时间:日出-日落

阿格拉堡(Agra Faort)
地址:Agra Fort, Rakabganj, Agra, Uttar Pradesh 282003
开放时间:日出—日落;周五部分区域不开放

小泰姬陵
(Ttimad-ud-Daulah)
地址:NH 93, Moti Bagh, Etmadpur Agra, Uttar Pradesh, India
开放时间:日出到日落

孟加拉国

国民议会大厦
(National Assembly Building of Bangladesh)

史诗般的建筑群

建筑师:路易斯•康
(Louis I. Kahn)


2020-01-22、23 孟加拉国 达卡(Bangladesh Dhaka)

孟加拉国,人类最不发达地区之一,国家面积像广东省大小,人口1.2亿。
也是人类人口密度最大地区之一。
贯穿城区的主要街道,不时能见到很现代的建筑,让人怀疑这里的贫困。
更多的地方则像经历过一轮炮轰。
夜晚2点的路上车水马龙,让人钦佩人民的勤劳,但人民的工作效率真的很低。
就业岗位很多,无业游民更多,乞丐更像一种体面的职业。
人们幸福指数绝对不低,尽管贫富差距巨大,每个人都从容应对。
堵车到你怀疑人生,这里的马路是交通的“绝境”360度无死角地堵。
每个人都是赛车手,小汽车、人力车、板车混在一起与行人互不相让,理直气壮。
大到酒店商场,小到咖啡馆,进大门都有专业级安保检查。
遍地军警保安,荷枪实弹,武器更是五花八门。社会治安绝对有保障。
这里没有出租车,更没有旅游巴士,这绝对不是一个旅游目的地。
但这不能否定这座城市的活力与潜力。
满街的竞选题材的招贴提醒你这是个民主竞选产生市长的国家。
整座城市像一个大工地,轰轰烈烈。
这一定也是最具发展前景的国家之一。
一半是凄凉,一半是火热。


首都达卡

夜间不顾疲劳充斥街道的卡车,在白天一扫而光,私家车、三轮摩托车、人力三轮车蜂拥而至,造就了史诗般地堵车。
——世界最堵城市

市中心的Gulshan金融商业区,是达卡现代化的一面,摩登与破旧共存,各自不像同一个世纪内的产物


达卡

沙阿贾拉勒国际机场
(Dhaka Hazrat Shahjalal International Airport)

高耸的伞状立柱结合开着圆洞的砖墙,赖特和路康风格的结合,达卡的机场野心不小。


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Indira Gandhi International Airport)

2020-01-23 印度 德里(Delhi)

德里是印度的首都,新城与老城紧邻,也被称为新德里。
由于有了2天孟加拉国的经历,所以初到德里,自然觉得这里是一个发达、光鲜的大都市。
莫迪颁布《公民法》引发了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冲突,但是对于骚乱而言,我们更担心的是这里毒气室级别的雾霾。所以我们晚上到了德里,第二天早上就赶往火车站,前往阿格拉。并没有仔细看看印度的首都。
可能是近期的骚乱影响,印度的街头遍布军警,火车站更是多层戒备和检查,对比达卡军人手里的万国牌武器,德里火车站的军人清一色锃新的AK74搭配严肃的神色。
除了宝莱坞,印度的火车应该也算是一张亮眼的国家名片。
从德里火车站开往阿格拉的高铁开启了我们的印度之旅。
根据订票网站的信息,很多车次都是几小时的晚点,于是,我们的火车在没有任何通告下晚点半小时,我们还是觉得很庆幸的。还有超乎期待的就是,无论是车厢整洁或是餐食供应,都远超航空水准,车速大约只有150Km/h。
印度是亚洲最早修筑铁路的国家,曾一度辉煌,电影里常常看到,车顶和车门挂满人的景观,我不知道,我们认为的神奇,放在印度人身上叫做“开挂”这个词是不是来源于此。
印度火车是宽轨,轨距1676毫米比国际标准轨道宽了241毫米,车厢就宽出1排座,或者宽出1列卧铺。印度的火车运行时是不关门的,即便是高铁,到站前乘客就可以手动打开车门,未等车停稳,便纷纷跳上跳下,让人目瞪口呆。直到后来习惯。
票价亲民的火车是13亿印度人民的主要交通工具和货物运输工具,是世界上客运量最大、最为繁忙的铁路网络。


印度门(India Gate)

新德里和德里分界线
纪念一战和第三次英阿战争中丧生英属印度军队士兵。

相当于印度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同时也是骚乱与抗议首选地点

我们来的时候正值德里暴乱的时期,周围戒严,立入禁止


1-23、25 德里往返阿格拉。印度高铁,对面座位,过道每侧3个位置;或是卧铺车厢,过道对面还有一排卧铺。

为了赶机场,在车里看了一眼新德里莲花寺

即便是首都的火车站里也遍地野狗、猴子。

一个国家的道德是否伟大,可以从其对动物的态度看出。
——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
这句话倒是像对中国人说的,甚至不免觉得有些刺耳。2月24日中国政府发文再次强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以强制力来阻止对于野生动物的杀害。
在印度人与动物和谐共处,由来已久,甚至上升至宗教的高度。大到大象牛马小到壁虎松鼠,俨然共同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人们即便再穷苦再饥饿也不会对动物下手。牛、猴子、野狗、松鼠是这里最常见的动物。连同天上的飞鸟成群结队浩浩荡荡与世无争。
对于动物尚可如此对待,很难相信印度人会对人类做出更多伤害的事情。


2020-01-23 阿格拉(Agra)

阿格拉,古代巨牛无比的莫卧儿帝国首都,如今沦落为只靠遗留的建筑搞旅游过日子。
泰姬玛哈陵,也叫泰姬陵,世界建筑的奇观。
当时的国王沙贾汗亲自规划的建筑群,完全对称的八角形主体建筑,也意味着,这个建筑物设计1/4就够了,其他部分就是把图纸横竖镜像2次。
周围4座高塔,为防止地震高塔倒塌砸坏主体建筑,故高塔向外倾斜一定角度。
这座建筑曾经被策划拆掉,大理石运到英国拍卖,结果没人愿意买而逃过一劫。
围绕建筑的身世,不论真相如何,这都是当年的一位国王留给人类的一份厚礼,全世界的人们欣然而往,并流传着无数曲折的、凄美的、关于爱情的传说,目的达到了。


泰姬玛哈陵(Taj Mahal)

离得越远,越洁白


月亮公园(Mehtab Bagh)

泰姬陵与落日的景观


2020-01-23 阿格拉(Agra)

月光公园与泰姬玛哈陵一河之隔。
据说这里能够看到月光照耀在泰姬玛哈陵上。
这里除了可以看泰姬玛哈陵的正背面,还能看河、看河里的动物,还有美丽的落日。
如果泰姬陵的传说充满“凄美”阿格拉堡就是“悲伤”那么月光公园则是“遗憾”之地。
原本泰姬陵的建造者沙贾汗国王本打算在月光公园,与泰姬陵正对面的地方给自己建造一座纯黑色的,与泰姬陵一样的陵墓。
但后来被自己的儿子夺了皇位,把自己囚禁在阿格拉堡,直到抱憾而终。
于是,我们看不到一座黑色的沙贾汗陵。


阿格拉堡(Agra Faort)

城墙

城门入口后,能够并排行进2头大象的坡道。


2020-01-24 阿格拉(Agra)

阿格拉堡,红色砂岩打造,又叫“阿格拉红堡”
曾经是莫卧儿王朝的皇城所在地,同时也是军事要塞。结结实实的城堡。
当年的国王沙贾汗在这里规划了泰姬陵的建造,同时也是人生最后几年在这里被囚禁。
这里记录了莫卧儿帝国的辉煌时代,这里也曾驻扎过英国殖民的士兵。
如今作为伊斯兰教建筑的代表之作,著名世界遗产和印度著名的旅游之地,迎来了世界各国的游人,让普通人也能体会昔日皇宫的恢弘气势。
泰姬陵是爱情之地,阿格拉堡则是悲情之地。


贾汗吉尔宫

(Jahangiri Mahal)
既有着伊斯兰教的拱顶门及印度式的阳台,又绘有犹太教的“大卫之星”符号和印度教的莲花图案。

之所以会有不同的建筑风格是因为国王的几位王后
分别来自印度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族群。


谒见厅(Diwan-e-aam)

最初由阿克巴大帝建造,后来沙贾汗王加以改建,
相当于人民大会堂。


2020-01-24 阿格拉(Agra)

阿格拉堡是宫殿与城堡的双重功能
最鼎盛时期有500多座建筑,作为皇宫,这里建筑的精美完全不输欧洲的皇室宫殿建筑。
作为印度伊斯兰艺术顶峰时期的代表作,1983年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建筑雕刻、细密画的墙壁,石材镶嵌玉石的工艺完全有实力号称独步世界,独步。
但如果作为军事设施,这里的精细建筑雕琢,完全误入荒谬的追求。
也可以看成当时的统治者对于和平与实力的迷之自信。
然而,这里的精美、细致并没能逃避战火,当年的500多座建筑,多数被毁掉。
所剩的也足以堪称人间奇迹,从这一点便可看出,古代印度这片土地,孕育多么伟大的建筑艺术追求。
以及不尽的财富。

贾汗吉尔宫,这是城堡中规模最大的住所,莫卧儿的第三代君主阿克巴建造。
采用红砂岩建造,宫殿顶部两端白色小塔耸立。
谒见厅,是国王接见大臣和各国使节的场所。密集的柱子形式是典型的清真寺布局。
底座和主体是印度风格,顶部是伊斯兰的尖塔。
这也正是当时莫卧儿帝国的社会结构的反映。
皇宫曾经作为过英国殖民者的兵营,也发生过印度军人的兵变,于是到现在为止也有一部分作为军事设施没有对外开放。

在隔墙的另一侧有着据说是印度最美清真寺“莫迪清真寺”,也叫“珍珠清真寺”遗憾的是没有开放,从名字就可得知,这是一座纯白色大理石建造的清真寺。


哈斯马哈尔宫

(Khas Mahal)


宝石清真寺

是一个袖珍清真寺,专为女士建造。
于是知道原来清真寺也可以避开威严而行可爱路线。


小泰姬陵

(Ttimad-ud-Daulah)


2020-01-24 阿格拉(Agra)

小泰姬陵,比泰姬玛哈陵要早几年建造的。
是沙贾汗的父皇贾汗吉尔的波斯皇后为父所建,墓的主人同时也是两朝重臣。
此陵墓的很多设计元素,也为日后的泰姬玛哈陵做了铺垫。
小巧精美,游人很少,可以安静地逛逛、看看,夕阳下,建筑物赏心悦目,静谧幽雅。
主建筑物仍然是通体的白色大理石,周围4条发散排布的水渠,方正院落围墙正中各有1座城门,4个墙角各有1座角楼。
城门和角楼都是红色砂岩砌筑雕刻并镶嵌大理石和宝石的工艺。
中国古建筑更多土木构造,彩绘工艺,印度则是砖石和镶嵌艺术。

请期待:

追寻柯布与路康交汇的点

印度西游行纪
(二/四)昌迪加尔 勒•柯布西耶缔造的东方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