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腮托與肩墊的故事前篇:腮托發明前的夾琴方式

小提琴腮托与肩垫的故事前篇:腮托发明前的夹琴方式
作者:杨聿圣


对于现在的小、中提琴初学者而言,如果您要向乐器行买一把初阶的提琴,老闆通常都会给足全套的配件,除了已经装在琴上面的腮托 (chin rest) 以外,还会附上肩垫 (Shoulder rest)、弓、松香、琴盒、擦琴布…等等,肩垫几乎已经成为小提琴的基本配备了,不过从义大利克里摩那 (Cremona) 的Amati家族把小提琴样式大致定型开始,至今已过了500多年,这当中虽然在琴颈、琴桥、琴弦部分做了许多改变,然而腮托却直到大约1820年时才由德国小提琴家史博尔 (Louis Spohr, 1774-1859) 所发明 (下图1)。至于肩垫方面的演进,拜现在网路资料丰富所赐,笔者从Google专利中可以搜寻到在19世纪末,大约1880s年代始有这方面的专利产品 (下图2);因此腮托与肩垫出现的年代在音乐史上属于浪漫时期,而浪漫时期一方面出了许多技巧名家 (Virtuoso),另一方面音乐厅也比以往来的更大些,配合现代琴弓的成形,在演奏的方法上有了重大演变,腮托与肩垫就渐渐开始广泛使用了。

 

然而腮托与肩垫对音乐院出生的演奏家来说,接受度是不同的,如同笔者在19世纪提琴学派概论一文中所说,腮托发明人Spohr是德国学派的重要老师,他教出的高徒包括Ferdinand David (1810-1873)、英国的Henry Holmes (1839-1905) 等多脉相传至今,因此腮托的接受度在学院派提琴家中是很高的;然而肩垫是由乐器厂商开始发明的,或许如此许多小提琴大师便持不同的看法,大约在1950年代以前的提琴演奏名家是不主张使用肩垫的,1950年以后虽然越来越多的提琴家使用肩垫,不过仍旧有比较坚持老派的名师如美国寇蒂斯音乐院退休的亚伦.罗桑 (Aaron Rosand, b.1927) 大师,就曾在他讨论抖音与音色的网志文章中提到,那些抖音具有可辨识性的小提琴大师们,都没有使用肩垫;Rosand的学生通常也不使用肩垫,对于要不要使用肩垫,实在没有绝对的正确与否,关键在于哪种方式比较适合您自己,以及是否了解整个夹琴与演奏间的平衡原理。

关于腮托的部分,和肩垫一样,是非常个人化的东西,因为每个人的体型不同,关键点包括下巴的宽窄、脖子的长短、肩膀的宽窄、手的长度等等,所以腮托也有多种样式和高度供选择,Spohr最早发明的腮托 (参见图1) 是放在提琴尾板 (Tailpiece,或称止弦板、拉弦板) 的正上方的,也就是中置型的腮托,这款在当前市面上多用提琴老师Carl Flesch (1873-1944) 的名字称为Flesch Type;然而最常见的腮托则是在尾板左方,至于您该选择什麽样的腮托,辛辛那提大学的小提琴教授Kurt Sassmannshaus,也是我老师黄诗婷的老师,在他的大师班影片有非常清楚的解说,他认为腮托的位置取决于右手的长度,请见该影片。

 

图1: Spohr在他的教本中所画他设计的腮托

 

图2:1882年F. L. Becker肩垫的美国专利

夹琴和拿弓是一切小提琴演奏技术的基本,在这些年的教学过程中,我发现如果不去思考某样产品发明以前的运作方式的话,有可能导致偏颇而造成学生在演奏上的困惑,好比说当幼童拿到小提琴时,为了教他们安装和收纳肩垫,往往很快就被教育怎麽使用这些辅助工具了,可是许多学生却因此无法深刻体会夹琴和演奏其实是一种左手和下巴、肩膀间微妙的平衡关係,所以在这裡想多介绍一些腮托和肩垫发明以前,明智的古人大师们如何夹琴。在台湾大学的总图音乐图书室中,藏有一系列1600年到1800年间的提琴教材教本拟真稿 (Facsimile,见下图3),这系列又从地域性划分为法国、德国与奥地利、义大利,我从当中选了几本有关的教材,将他提到的要点说明于下:

图3: 台湾大学总图馆藏的17、18世纪提琴教本集

 

(一)、1732年德国:卡斯帕的《音乐博物志-实用理论》

首先登场的是18世纪德国施瓦本哈尔市 (Schwäbisch Hall) 的教堂管风琴师卡斯帕 (Majer J. F. Bernhard Caspar, 1689-1768) 于1732年所出版的一本大百科,书名为《音乐博物志-实用理论》(Museum Musicum Theoretico Practicum),本书涵括了许多乐器的演奏简介,在关于小提琴夹琴的部分他这样说:

“Muss Man die Violin zwischen den linken Daumen und Ballen des Zeugefingers eingeschlossen halten / jedoch nicht zu fest / damit im Fall der (Roth?) die Finger ungehindert in die höhe und wieder zurück springen können / alsdann wird die Violin auf der linken Brust angesetz(e)t / doch also / daß sie ein wenig gegen der rechten Seiten abwärts sehe.” (原文:德文,Museum Musicum, p.75)

「我们应该把琴夹在左手的拇指以及食指的指根之间,然而不能掐太紧,如此手指才能没有阻碍的来回抬指落指,然后应该把琴贴在左胸前,不过看起来右边弦的地方会低一点点。」

所以这时德国此区域的演奏法是把琴架在左手虎口 (中医称为谷合穴或虎口的地方在拇指食指间,西医称为thenar space,不过夹琴是在拇指和食指间的空间,目前没有找到确切的名称称呼,故暂用大家熟悉的虎口称之) 和左胸之间,这样对于换把位和抖音等等现代技巧是非常不容易演奏的,不过如果只是拉舞蹈伴奏,比如说小步舞曲 (Minuet)、布雷舞曲 (Bourrée)、德国舞曲 (Allemande)、萨拉邦德舞曲 (Sarabande)、吉格舞曲 (Gigue) 等等之类的组曲的话算是可胜任的演奏方式,以上所提到的舞曲也是这个时期最盛行的器乐乐种之一,1732年时许多巴洛克作曲家如巴哈、韦瓦第、韩德尔、塔替尼等都还在世,古典时期的海顿则于此年出生。

(二)、1756年德国及奥地利:雷奥波特.莫札特的《小提琴演奏的基础原理》

雷奥波特 (Leopold Mozart, 1719-1787) 是阿玛迪斯.莫札特 (W. A. Mozart, 1756-1791) 的爸爸,他的老家在德国南部巴伐利亚的奥格斯堡 (Augsburg),不过在现今奥地利的萨尔兹堡 (Salzburg) 工作,《小提琴演奏的基础原理》(Versuch einer gründlichen Violinschule) 一书在小莫札特出生六个月后出版,这是音乐史上第一本有系统的小提琴教材之一,出版后还经过多次的改版。本书的第二章为〈小提琴家应如何持琴与运弓〉,在这裡他清楚地指出夹琴的方法,并且附上正确与错误的图示,我把原书的图片置放于下,以原书的顺序Fig I、Fig II、Fig III称呼,并将雷奥波特的叙述重点整理:

Fig. I:

Leopold Mozart说这个姿势 (Fig I.) 在旁观者的眼裡是很舒服自然的,把琴放在胸部的高度,琴头向下方倾斜,而弓的角度则比较垂直非比较水平的平面,但是这样的姿势对演奏者来说却不舒适,尤其当左手在高把位需要快速活动时,乐器没有支撑的地方,除非花了非常长的时间练习利用左手拇指与食指根关节提著琴。所以Fig I并不是Leopold Mozart所推荐的姿势,如果我们再回顾一下上一段《音乐博物志 – 实用理论》中的描述,Fig I 指的其实就是那种把琴顶在左胸的方式,Leopold没有明白说这样是错的,只是提出他可能遭遇的困难点。所以在艺术的领域中,找到适合自己能把音乐拉到动听的方法,就是好方法,没有绝对的对错喔。

Fig. II

Leopold Mozart分析这个姿势 (Fig II) 是个舒服的方法,也就是把琴的尾端顶住脖子,然后琴有一部分接触到肩膀前面,而下巴则夹在E弦的下方 (这暗示著他比较夹在尾板的右边而非现今的左边),关于左手部分,不能紧握成一块,应该把琴颈的一边靠在食指根关节上,另一边靠在拇指的上半部分,而拇指和食指则不应该互相接触,此外左手的拇指不可以高出指板太多;琴颈不可以放在手掌的下半部分,左手才能自由移动。从这些叙述看来,Fig II的姿势已经和现今演奏方式相当接近了,夹琴分别由下巴、脖子、肩膀一小部分以及左手的拇指和根关节来完成,但是要放鬆到让他能够自由活动。

Fig. III

Leopold Mozart对这个姿势 (Fig. III) 主要是纠正拿弓的右手手肘不应该像图中这样过分提起。

笔者鼓励现在的学生或演奏者多找机会尝试Leopold Mozart在Fig. II所叙述的夹琴方式来拉琴,您会发现用这种方法,只要左手确实放鬆,只用按弦手指 (即1, 2, 3, 4指) 自己的力量按弦的话,演奏快速音群会非常的方便和清楚,而由于左手的支撑,右手发音也变得容易许多,然后用这种方式再尝试抖音和下把位,会发现仍会有一些小困难点,所以后来为什麽会发明腮托与肩垫,就渐渐明朗了。

(三)、1786年法国,波内 (外号穹窿):小提琴与音乐的新教材

Louis Bornet l’aîné: Nouvelle Méthode de Violon et de Musique, 1786

关于法国小提琴家Bornet,从《新葛洛夫音乐辞书》中只知道他活跃于1762到1790年左右,详细的生卒年不详。他在这段期间内于巴黎歌剧院管絃乐团中拉小提琴,而1786年他出版的这本《小提琴与音乐的新教材》,被当时最畅销的杂志《法国信使》(Mercure de France) 讚誉为条理清晰,从教材题献的人当中可知Bornet当时为阿图瓦公爵的食客,这位公爵就是后来1824到1830年法国波旁复辟王朝的皇帝查理十世。Bornet在书中提到如何持琴 (夹琴) 的文字如下:

“Maniere de Tenir le Violon

Il faut poser le Manche du Violon (琴颈) dans le creux de la main gauche, le plus prés du pouce qu’il est possible affin que les doigts puissent agir librement sur les cordes! il faut que le pouce se trouve a un bon pouce de distance du Sillet (弦枕), par-ce-qu’il vaut mieux reculer les doigts que de les avancer. Il faut absolument toucher la Corde du bout des doigts et les appuyer pour tirer de beaux sons. Il faut poser le Violon sous le menton, de maniere que le bouton (尾钮) se trouve à peu pres au milieu du col, la main à la hauteur de l’epaule, tenir la Tête droite et que le menton n’appuye pas sur le violon, le coude sous le violon et pres du corps, sans y être absolument collé comme quelques personnes le font tenir.”

「夹琴的方法

我们应该把琴颈放在左手的手掌心中尽可能靠近拇指的位置,这是为了让手指在弦上可以自由的活动,拇指应该放在离弦枕一寸左右的距离,因为这样手指比较好往前来回移动 (如1指在E弦的F和升F间移动),按弦的时候绝对要用指尖和(琴颈) 倚靠的地方,才能拉出好的音色。小提琴应该持在下巴下面,用提琴尾钮靠在脖子中间一点的方式,(左)手跟肩膀一样的高度,头应该保持直的且下巴不要紧压提琴,(左)手手肘放在琴身下方,但左手(腋下)不应像某些人那样紧贴著。」

从Bornet对于夹琴的叙述可知,他的夹琴观念主要是用左手虎口提琴,和把琴顶在脖子上的方法,而较少使用到下巴夹住琴的力量;有趣的是在下一节讲拿弓的部分,Bornet提到应把右手拇指放在弓杆和弓毛间离马尾库一英吋的距离,拇指对面是中指,拿弓的4根手指间彼此保持半英寸左右的距离,用第一指节接触到弓杆 (Nouvelle Méthode, p.28)。

(四)、1797年的义大利,坎帕诺里的《小提琴演奏新法》

Bartolomeo Campagnoli (1751-1827): Nuovo Metodo della Mecanica Progressiva per Suonare il Violino), Op.21

义大利小提琴家Campagnoli生于波隆那,1797年前主要在义大利活动,曾师从Giuseppe Tartini (1692-1770) 的门生Guastarobba以及Pietro Nardini (1722-1793) 等人,1797年开始跑到德国莱比锡去担任布商大厦管弦乐团 (布商大厦管弦乐团成立于1781年,是欧洲最早由中产阶级所设立的管弦乐团,1835年时Mendelssohn曾任此乐团音乐总监直到1847年辞世) 的首席,这本教本或许是在1790到1797年间编写的,不过他在1824年才由德国的出版社Breitkopf und Härtel出版,作品编号21,在腮托的发明人Spohr的自传中提到,1804年他曾听了Campagnoli的演出,认为他技巧流畅发音清晰,不过演奏的方式甚为老派。笔者将Campagnoli的著作中关于夹琴的几个重点节录如下:

(1)、夹琴要注意三个原则,第一是用不会累且舒服的方法,第二是採用让手可以更灵活且音准更好的方法,第三是手指按弦的方式要让声音能够清楚饱满。

(2)、我们把琴的背板放在锁骨上,并将下巴轻轻的靠在低音樑侧的面板上 (即低音弦一侧,不同于Leopold Mozart了),琴的尾钮精确地靠著 (下巴下方)。

(3)、下巴不应太用力地施加压力在锁骨上,拉琴的人的头儘可能地保持直的。

(4)、不要把琴身夹的全部水平或全部垂直,而是低音弦高一点、高音弦低一点。

(5)、琴颈不可以放到左手拇指和食指间的底部,而是往上一点,在琴颈和左手虎口间至少留有一根手指的间距。

(6)、食指绝对不要往拇指方向施力,不过应该尽可能轻轻地持琴

下图为Campagnoli教本中的拉琴姿势

图4: Campagnoli的演奏夹琴姿势

从以上可以知道,Campagnoli除了一样倚赖左手拇指与食指根关节持琴,琴的尾钮顶到脖子以外,下巴可以轻轻地施加一点压力在琴的低音弦侧夹琴了。

(五)、1803年法国:巴约等人的《小提琴演奏法》

Méthode de Violon par Mmrs Baillot, Rode et Kreutzer, 1803

法国小提琴家巴约 (Pierre Baillot, 1771-1842) 在1803年和巴黎音乐院同事Kreutzer (1766-1831) 以及Rode (1774-1830) 合力出版的这本小提琴演奏法,堪称是法比学派的始祖,在本书中关于夹琴部分是这样说的:

「小提琴应该放在锁骨上,由下巴夹在尾钮的左边,琴有点向右倾斜,藉由左手把琴保持水平的架著,如此指板的投射线对应到左肩膀的中心。关于左手的部分,小提琴 (琴颈) 应放在左手拇指关节和食指第三关节 (即根关节) 的内侧中,但是不能太紧…。(Méthode de Violon, p.5)」

从这可看出,法国派的这些大师们主张把琴夹在琴的左边 (低音弦这边),辅以左手的支撑。关于拿弓的部分,他提到右手拇指对面是中指,且食指应由第二指节接触到弓杆,这点已经和Bornet有所不同了。另外到了1834年的时候,Baillot又出了另一本《小提琴演奏艺术新法》(L’Art du violon: nouvelle méthode, 1834),这本书中有丰富的插图解说,比方说其中一张确认琴有夹好的方法,把左手先拿开来,如图5:

图5: Baillot,小提琴演奏艺术新法中确认琴有夹好的方法。

这裡告诉我们,此时演奏的方式有时是需要把琴牢牢夹住了。

从以上选录的五个重要教本中我们可以发现,19世纪以前的提琴在讲持琴或夹琴时,先从左手部分开始讲,所以左手拇指以及食指根关节间构成的这个Y型夹 (或V型夹),在小提琴演奏中其实佔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不过18世纪以前提琴音乐的把位变换还没有那麽频繁,因此把琴顶在左胸或脖子上都是一种演奏方式,然而因为按弦的动作很容易使得这个左手Y型夹用力夹紧琴颈,造成换把位的不便,所以演奏家们开始重视把琴放在锁骨上,并渐渐的要求下巴要施加一点压力夹住提琴;夹琴的位置也从尾板的右边变成左边,这应该是曲子使用到的把位越来越高,左手肘必需要转进来身体中间,为了避免提琴滑落所导致的转变,到了Baillot的后期,下巴、脖子和锁骨间甚至偶尔要负担全部夹琴的功能,于是如何让下巴、锁骨间的夹琴舒适又不容易滑落,成为后来19世纪小提琴家们所要克服的问题。我们现今的夹琴教学往往太忽略了左手Y型夹的部分,导致很多下巴过度用力的毛病,即使现代人有了肩垫的辅佐,左手按弦时按弦手指连同拇指及手掌一起紧握的毛病仍旧存在;下一篇我将介绍Spohr在什麽样的缘由下发明了腮托。

(请尊重著作权,内容疏漏难免,欢迎各位先进同好提供指教与意见,如需引用请先询问a8780001@gmail.com)


发表于2015 年 05 月 09 日2015 年 05 月 09 日 由杨聿圣撰写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硕士,弦乐团指挥、提琴教师)

转载来源:https://yushengyang.wordpress.com/2015/05/09/%E5%B0%8F%E6%8F%90%E7%90%B4%E8%85%AE%E6%89%98%E8%88%87%E8%82%A9%E5%A2%8A%E7%9A%84%E6%95%85%E4%BA%8B%E5%89%8D%E7%AF%87%EF%BC%9A%E8%85%AE%E6%89%98%E7%99%BC%E6%98%8E%E5%89%8D%E7%9A%84%E5%A4%BE%E7%90%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