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纸笔》 华翼纶 [清代]

論紙筆

 

約公元一八五〇年前後

清 華翼綸撰

 

筆不佳不可書,筆宜尖硬圓肥,斷不可禿。用筆之老嫩在吾手下,非必禿筆而後能老也。墨全在筆尖運用,以一尖筆與一禿筆試之,同一墨而精彩異矣。墨即不能得墨,程君房方于魯間亦有之。國初曹素功佳者尚可用,此數人墨如得真品用之,難極淡自有精彩。且能分五色,濃淡相間,層出不窮。若時肆中墨紙可作一濃一淡,多擦則有灰色可厭。觀於梅道人墨法,可知用墨不可不佳。

 

紙不佳非飛即乾,心中作種種之惡劣,粗絹惡扇,尤敗人意興,稍書之便覺口舌發渴,蓋精神已為耗散矣。厚宣紙亦難畫,一筆上紙水氣收下,筆頭不能運動,如何能畫?揭之太薄亦易飛,惟以兩層為率可耳。得鏡面自然光潔者乃佳。愈舊愈妙。近时蘇浙紙鋪作紙砑光如鏡,有礬(fán,矾)不受墨,亦不肯乾。一筆着紙,直着一筆,稍停片刻,即便并成一筆,且水浸礬漏,仍然飛開,惡劣甚矣。此工匠所用,非士夫所宜有也。絹亦無佳者。古畫如子久雲林所用紙,均非今時所有。明時董思翁用絹紙皆佳,可以悟紙之宜精矣。總之須擇其本來光潔者,千鈞萬錘,然後可用。然着一做手不得,着一做手便無墨暈矣。

 

有佳墨必以佳硯磨之,墨乃細而無渣,粗硯斷不可用。端溪北壁石所以貴如拱璧也。

 

畫説


  • 摘自:《中國畫論類編》ISBN: 9787102075020   pp.一三〇六~一三〇七
  • 原书为繁体字,将其输入;
  • 下划线为原书中标示,已标示。
  • 各别字为异体字,或个人不识得的字,遂据己替之,已用红色将其标出,若深究其意,请购原版图书细读。本文未作校队,仅供参考。
  • 摘录:arvin wei